郭家山煤矿,村民急盼安置房

9月21日,来自山西省长治市检察院方内部人士的消息称,原定于当天在长治市中级法院开审的阳泉关氏兄弟涉黑团伙案件,推迟到了“十一”之后。如无意外,此案将于10月初在长治开庭。轰动一时的关氏涉黑团伙案即将有司法定论,而被这一团伙染指过的昔阳县北坪煤矿,却远未能摆脱被倒卖、被控制的阴影,掉头走向另一种混乱。

村民张王孝家的3间瓦房和4孔窑洞倒塌了,院子里还出现了一个六七米深的土坑
本报记者 李正善
图片 1

有报料称,郭家山煤矿2011年8月8号发生一起矿难,死者姓名地址以及家属的姓名一一在网上曝出,这么详细的材料,假如信息是编造的恐怕也难以编造得这么细致。

这里的煤矿正被一家建筑企业——华通路桥公司实际控制,迈向无序狂采。以承揽“土方工程”的名义承包、控制有证矿,或者以“治理地质灾害”等名义购买煤田,大肆超采和盗采煤炭资源,在以山西阳泉为典型的晋东地区并未停止。

走进白水县城关镇王栓柱家时,他85岁的老母亲正坐在瓦房里一条深深的裂缝前嚎啕大哭。和王栓柱家一样,下河村上河社(相当于组)的45户人家,房屋几乎都不同程度出现裂缝和倒塌。

无独有偶,第一线索网舆情分析员很快又发现有网络公关用“蒲县郭家山煤矿拒绝瞒报事故以人为本”大量在网络覆盖以干扰视听,这一举动更加证明郭家山煤矿在“越描越黑”。

15个月挖空800万吨煤

下河村共有250多户,其中上河社的45户村民居住在白水河流域西边的山坡上。

死人可能是任何煤矿都难以保证的事情,虽然说要“不带血的煤”,但现实情况却将这一神话打破,发生矿难了就按规定上报,何来这么多麻烦事?矿领导又何必受那么多窝囊气?走夜路当然鬼多,走到光明大道上来按照规定办又何偿不是一种解脱?

8月23日,目前实际控制煤矿的华通路桥公司和昔阳县西庄村村民发生大规模的村矿冲突,村民李晓峰身受重伤。《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得知,这一冲突的起因是华通公司挖煤推进到西庄村地界后,村民房屋受损赔偿协商不成导致的。而北坪煤业,不止一次引爆村矿矛盾,则和挖煤公司狂飙突进式的滥采行为有关。

王栓柱一家9口人四代同堂,有6间瓦房和5孔窑洞。据他讲,这几年来特别是今年以来自家房屋裂缝越来越大,直到9月18日南边一排窑洞塌落,北边瓦房也在21日倒塌。

郭家山煤矿自称“拒绝瞒报以人为本”,希望迎来“辉煌的明天”,一方面唱高调,一方面掩藏工人遗体,假如这也算“以人为本”,那白骨精也算是大慈大悲的南海观世音了。

昔阳县北南沟和石坪村村民告诉记者,自2009年7月,华通公司约用了15个月的时间,就将原批准手续中“面积2.51平方公里、储量800万吨、年开采21万吨”的资源全部挖空。

记者看到,从进入王栓柱家大门开始,地面和墙壁上就有大拇指宽的裂缝,院内南边的瓦房已倒塌,北边窑洞也已塌落。正采访时,有几名村民过来,硬是把记者往自家里拉,要求过去看看。这几户村民家中,房屋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倒塌和裂缝问题。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也应该是考量领导的重要指标,郭家山煤矿领导这样胡搅一气,只能说明其目光短浅,缺乏承担事故责任的勇气,这样的领导班子又何以带领工人们迎来“辉煌的明天”?

而在原设计中,这些资源可采年限是38年。

“我们这里房屋倒塌绝对不是因为最近下雨多,而是煤矿造成的。”村民说,当初已搞了开工仪式的安置房现在也不见动静,大家都盼着早日住上新房。

蒲县郭家山煤矿88矿难死者详细资料

更荒诞的是,正在挖煤的华通公司,并非北坪煤业真正的矿权拥有者。其控制北坪煤业的“权利来源”,是关氏团伙成员许建军。北坪煤矿属昔阳县北南沟村和石坪村两村共有,许建军曾是北坪煤矿的承包经营者,但许后来将煤矿以5亿元的价格卖掉了,接盘者正是华通。

村民们所说的煤矿,就是距离王栓柱家南边没几步远的上河煤矿。

死者名叫王建华,现年27岁,身份证:142625198501201273,系山西省洪洞县明姜镇圣王村(圣王街59号)2组人。结婚3年

华通的矿业买卖运作更加精巧:在买矿同时,华通已找到另一个“下家”来出资。华通将40%煤矿开采权倒卖给福建老板陈家华,卖得7亿元,然后将其中的5.1亿元付给许建军。

对于村民的说法,矿方并未否认。自称是上河煤矿分管安全的副矿长温怀丽介绍,今年矿上在地下大约200米处建设一条长200多米的巷道,要将上河煤矿与才整合过来的沟对面的渭白煤矿打通,难免对上面的民房造成影响。矿上已经拿出200多万元给城关镇政府,专门用于给下河村村民买地皮建房,并由矿上出钱在县城附近为村民租房住,搬出的村民还给矿上写了《承诺书》。

妻子名叫杨虹,现年20岁,身份证号:142625199210134001,有一小孩女:王苏丹3岁。

先自己盘下地盘,转手倒卖给以福建人为主的各种投资者开采,也是华通路桥、山西六建等企业目前常用的经营模式。

温怀丽说,目前只有几户牛羊没有处理完的村民未搬出,其他村民已经基本搬出,但其中有些村民又偷偷回家居住,嫌在县城居住种地不方便。

父亲名叫王安林,现年56岁。

华通路桥是一个建筑企业,没有采煤资质,更没有煤矿的所有权证,也没有法人名章、银行印鉴等物件,但其却顺利开采、经销煤炭已两年多。北坪煤业公司董事长吴岳林告诉记者,华通公司经销煤炭所办的出省票、能源基金票、银行转账、税票等票证,仍然全部使用的是“吴岳林”的印鉴。而这个名章印鉴,是2009年6月,山西阳泉市城区公安局原巡警大队队长关建军以诬陷吸毒的办法拘禁吴岳林后,许建军和关氏兄弟强行搜走的。

白水县城关镇副镇长孟韦宏介绍,县政府今年将沉陷区治理作为重点项目,其中下河村就在县上确定的城关镇两个村之中。下河村的安置已经由上河煤业集团拿钱于今年2月征了地。目前确定由政府与开发商联合开发,按照安置房和商品房1:2的比例建设。至于工期推迟,是8月4日搞了奠基仪式后,因征地有所耽误,但目前前期工作已完成,预计下周就可动工建设。(记者李正善)

母亲名叫张根莲,现年55岁。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