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通执行总裁邓小波,快递老板表现抢眼

10月17日,喻渭蛟站在竣工的新总部办公大楼前,领着员工高呼“承诺必达”。

他从打包员开始,仅用6年就做到德邦副总裁,后为天地华宇总裁,现在又担任圆通执行总裁;

10月10日,胡润百富官网披露了2018年的胡润百富榜榜单。马云家族、许家印、马化腾分别位列前三富豪,对应的财富值为2700
亿元、2500 亿元和2400 亿元。

这位即将年满53岁的圆通速递(下称“圆通”)董事长又创造了一项成就,主打高端市场的“承诺达”让圆通成了国内上市快递公司中唯一采取“双品牌”的快递公司。在此之前,喻渭蛟还是这个圈子里仅有的,同时拥有2家上市公司控制人头衔的老板。

他是“2016年中国物流十大年度人物”,他创立了跳羚科技、开创了“易到家”等多种新型物流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的前三富豪也来自马云家族、许家印和马化腾。不过,彼时许家印的财富为2900
亿元,马化腾的财富为2500 亿元,马云家族则拥有2000 亿的财富。

在喻渭蛟和这类成就之间,似乎存有某种特殊缘分。从很多年前开始,他乐此不疲地逐猎着各种第一。当年与淘宝的率先合作成了这种姻缘的开始,接着便实现快递24×7无休”,之后是对IBM系统的大胆引入,在2016年10月,圆通火速借壳上市,抢了本来属于申通“快递第一股”的头衔。然后是“桐庐帮”的飞机大王、收购香港货代公司先达国际,再到最近的双品牌战略。

邓小波身上的title有很长一堆,相关报道也屡见不鲜。

此外,今年的前十富豪还包括:杨惠妍、王健林家族、何享健和何剑锋父子、王卫、严昊家族、李彦宏及马东敏夫妇、雷军、王文银家族。

和他之前那些令外界议论纷纷的决策一样,“承诺达”的出现也引发了业界热议。快递专家赵小敏认可喻渭蛟颇有远见的,建造机场并购买飞机的行为。但他认为,当务之急是稳住基本盘,提升加盟网络的网点竞争力。“仅就电商快递来说,目前圆通速递要不低于行业前两名。之后才能考虑怎么做大高端网络甚至上市的问题。”

见到他之前,他是高高在上的大咖,是偶像;采访结束后在头等仓楼下一起聊天,他更像是关心新人的前辈,是朋友。

图片 1

还有一些业内人士表达了对“承诺达”与“圆通速递”有可能不兼容的担忧。尽管圆通在对掌链的官方回复中,表示将通过代派、联建方式促进两者协同发展。但这并没有打消另一位匿名专家的疑虑,“那些已经被价格战破坏掉土壤的市场,是否能满足承诺达的生长?谁来保证加盟商不会给同城的直营业务设置障碍?”他对官方解释的客户需求升级的思路有不同看法,“如果这些客户需求升级,转而投向承诺达,那是不是等于从加盟商手里赚钱?”

作为从业18年的物流大咖,他对物流行业有着独到见解:

前十大富豪中,今年还新晋了两名企业家,一个是重新归来的,“世界铜王”王文银家族,另一个则是初入十强雷军,凭借小米上市,财富增长了86%达1100亿元。

围绕这些争议的讨论还将继续。这么多年来,喻渭蛟早已习惯类似声音。2年前,他在《波士堂》上录了一期节目。当时的圆通如日中天,拥有加盟快递公司中最大的市场份额。尽管如此,外界还是对圆通持怀疑态度,比如为何圆通在2015年的市场份额高出中通0.4%,利润率却只有后者的25%。

物流是个朝阳产业、是“空气产业”,是民生大计;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并列第十三。拼多多在今年成功上市,黄峥财富迅速增长至950亿元,他可能是全球历史上最快拥有近千亿财富的企业家。

这当然与喻渭蛟对国际化的痴迷有关,据他自己说,早年参观FedEx后的震撼让其下决心打造圆通的未来。他如愿成了“桐庐帮”的飞机大王,但那些远期投资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圆通现金流的吃紧,令其资产收益率变得难看。最终反应为资本市场上股价的不断下跌。

新零售对物流的冲击是“物流+”时代的一场信息技术革命;

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今年财富依旧小幅增长,以750亿元财富位列第二十四,和去年相比财富增长50亿元。

当时的节目嘉宾,起点创投合伙人查立对圆通这种花钱买了7架飞机,模仿FedEx的策略不以为然。“我觉得你还在追随它,他有300架飞机,我要做到500架。今天的你应该用超越FedEx的思路去做,而不是追随。”查立说。

物流企业必将从“有技术的物流公司”朝着“做物流的技术公司”转变;

火锅一哥海底捞上市,张勇夫妇财富上涨10倍,以550亿冲进前50。

这样的声音显然没法用一句“没有飞机的快递公司不是真正的快递公司”就能盖住。在2015年,喻渭蛟大手笔投向飞机的背后,是圆通能否用单票2毛钱的利润养活公司的疑问。甚至在喻渭蛟信誓旦旦地喊出敢于降价之后,这种外界质疑再次加重。

作为关心新人的前辈,他对新的物流从业者有许多建议:

美团点评不久前登陆港股,王兴也凭借390亿身家位居富豪榜58位。

过去多年间,喻渭蛟成了快递价格战中的关键词,甚至始作俑者。圆通从价格战中壮大,也因价格战受损。2005年,喻渭蛟和马云的合作揭开了序幕,他把圆通的区域价格降至8元,不足市场价的50%。这让地盘很小的圆通,有了跟顺丰申通掰手腕的资本。

自律的人最可怕,这种人不成功都不行;

在今年的富豪榜中,快递老板们的表现依旧抢眼。顺丰王卫以1200亿元遥遥领先,财富值甚至超过其他快递老板的总和。此外,顺丰今年仍有8位股东上榜,仅次于阿里系、日照钢铁、温氏和小米。这8位股东分别是刘冀鲁刘凌云父女、杜浩洋、许志君、陈启明、李胜、袁萌、官力。

不过2015年之后,这种依靠价格的战法开始走向另一个方向。今天的桐庐帮新贵中通,在2015年的单件利润就是圆通的2倍。不仅如此,中通和韵达都接连在业务量上超过圆通(截至2018年H1数据)。

不要好高骛远,要善于总结、不断学习;

除此之外,名次提升最明显的是中通快递董事长赖梅松和德邦快递董事长崔维星。赖梅松的财富值从去年的195亿元增长到275亿元,超越圆通喻会蛟、张小娟夫妇,排名第108,上升了42位。崔维星以85亿元的财富,排名从455位上升至445位。

当然,将价格战归咎于喻渭蛟并不公平。2005年,马云的淘宝诞生才不过1年半,最初只是个需要员工们互相倒卖商品“刷量”的小交易网站。放弃稳定盈利,转向与淘宝合作,证明了喻渭蛟的非凡魄力和远见。何况,马云当时提出的合作条件正是低价。

做那个挖下“最后一锄头”的人。

而由于受股价大幅下跌和其他相关因素影响,顺丰王卫、韵达聂腾云夫妇、圆通喻渭蛟夫妇、陈德军、陈小英、周韶宁的财富值均有不同程度的缩水。其中,财富值缩水超过30%的有陈德军、陈小英、周韶宁、喻渭蛟夫妇。

后来有人再问喻渭蛟“马云的电商占圆通业务量多少”这个问题时,后者需要提醒一下,电商与快递的关系是相互依存,而非一方对另一方的控制。看得出来,他对圆通替阿里巴巴打工的评价很不服气。

本期有幸邀请到现任圆通执行总裁邓小波先生,来聊一聊他对于企业管理、能力创新、行业竞争以及对物流从业者的一些看法和建议。

同样的,喻渭蛟也致力于打造“百年企业”,至少在他看来,有资格与马云平起平坐。于是乎,这种想法也遭到了低估。“我承认喻渭蛟很有想法和魄力,但他的想法和魄力里缺少智慧。”这是某同行的高管听了记者转述喻渭蛟原话后的评价。

一、聪明管理:硬制度+软文化

那期《波士堂》节目里,查立一直在对喻渭蛟的回答提出不同看法。当喻渭蛟表示中国快递已经在数量上做到世界第一,查立说数量没有意义;当喻渭蛟说我们性价比最高、24小时无休后,查立问同质化严重怎么办。总之对话并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喻渭蛟说“差异化到最后比的就是魄力”。他甚至放了句狠话,“在中国懂快递的人很多,但在专业经营层面懂的,我没看到几个。”

Vian:在企业管理方面,很多关于您的采访里都提到了您非常重视培养员工的“荣誉感”“使命感”“团队精神”,请问这跟您的参军经历有关系吗?

喻渭蛟大部分时间里能证明自己是对的,但有些时候他没法证明别人是错的,而且这种证伪周期正在随着商业竞争复杂化而拉长。在过去,他可以力排众议下达某项指令,他的确这么做过,无论是与淘宝合作,还是引进IBM系统,都在日后证明了喻渭蛟有能力完成从0到1。但现在,随着快递业头部选手的上市、走向规范化,完成1到10的需要另一种逻辑,很多决策离不开更多专业大脑的帮助。在喻渭蛟身边,这样的人不能说没有,但依然停留在执行者层面。

邓小波:有关系的。在军队作战当中,令行禁止的执行力、团队作战的凝聚力以及荣辱与共的集体荣誉感都是取胜的关键;在企业管理中,物流本身就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是N多人在N多流程通力协作的结果,只有每个人都执行到位、相互配合才能做出成果。

“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是,企业越大,内耗越大。一定要讲民主集中制,我对我的高管和全网说过一句话,执行决定你的位置,效率决定你的前途。他们把专业的知识用出来,整个方向和执行必须按照一条主线。”喻渭蛟表示。

正因为是团队协作,每个人都是团队的一份子,应该更崇尚团队荣誉感而非个人英雄主义。

“这种做法在过去能收到奇效。但现在,只能说时代变了。”曾直接向喻渭蛟汇报工作的卢俊告诉记者,在2009年喻渭蛟决定引进IBM系统后,发生了很多高管们没有预料到的事情。比如说喻渭蛟在工作上不再需要自己人过多插手,而是变成了IBM咨询团队直接向喻渭蛟汇报。“好多人的提议传达不到老板耳里,慢慢就被边缘化了。我知道不少人都在那个时候选择离开。”

Vian:很多关于您报道都在大肆宣扬你的个人魅力,您觉得您能从打包员做到现在圆通执行总裁的主要因素有哪些?

IBM开发的系统在一开始出现了严重的水土不服。后来投身末端100米配送创业的盛勤当年曾跑遍整个华东分拨中心,得出一个结论:国外系统与国内实际业务并不相符。“他们把UPS、FedEx、DHL这种标准化的东西直接拷贝到中国民营快递企业里,致系统运行的非常不顺畅,我们的硬件就跟着背锅了。”盛勤说。

邓小波:主要因素包括很多方面的,个人的努力只是其中一部分的,最重要的还是环境和时机,以及遇到了一个很好的平台,非常感谢在德邦这几年的成长和锻炼。十多年的德邦从业经历,伴随着公司的成长自身能力也得到极大提高,并且有幸见证了物流行业的风云变迁,积累了一些行业经验。

“决策者敢想敢干是好事。但你不能说今天朝某个方向冲,所有人立马就能反应过来,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加盟商。”负责圆通营运业务的章泽向记者回忆了当时快速推广IBM系统的负面影响。“系统根本不兼容,有些快递统计不到,很多环节都出现了包裹的流转不畅,结果损失都得加盟商自己掏。这个就很不合理嘛。”有一段时间,章泽需要组织对加盟商罚款的统计工作,那些巨大的数字让他感到难过。“本来这些都可以避免的,只要慢下来,听一听下面的声音。”

Vian:多年的锻炼下您已经是公认的物流业顶级的企业管理者了,我有注意到您无论是在德邦、天地华宇,还是圆通,都非常重视企业制度和文化建设,在您看来对企业来说,“硬制度”与“软文化”哪个更重要?

当下面的声音积攒到一定程度,爆发效果是难以估量的。2017年年初,因为圆通网点相继出现的爆仓新闻,甚至让圆通陷入“被倒闭”的尴尬境地。“没有外界想的那么多,但也没有外界想的那么少。”章泽说,“外界可能不清楚,实际上就是对加盟商罚款太重,已经到了开工比不开工还要赔钱的地步了。”

邓小波:根据企业的不同发展阶段、不同发展模式,很难说哪个更重要。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